有人说你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谈什么教育,胡子都没有长齐。那我倒是反问了,那些所谓专家研究来研究去能改变如今中国的现状吗?我们这些正处于中国教育体制里面的青年人难道就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吗?

这里我要感谢我的父母,没有他们的开明,或许今天的我就要写一篇文章叫作«如何考公务员了»。我的父母从小开始就教育我如何做人,而不是做一部应试机器。想比那些死读了那么多年的书的人,我觉得轻松多了。当然我也会犯青少年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