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之前就想写一篇这类的文章,关于行者,背包客。年少的我们很向往背包客的生活,那种背包就走的状态,总是让人羡慕。现在长大了,却发现要实现它是多么多么的难,有很多因素限制着我们,谁又能那么坦荡的说,走,我们出发。但是我想说的,自己存在内心的冲动没有减退,只要是有能力了,我肯定会那样做,带上相机,拿着背包,出发

一直很喜欢关注旅游卫视,因为其中就有很多节目就是讲述着行者,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个栏目《搭车去柏林》,栏目里讲述了一个美籍中国小伙(谷岳),一个纪录片导演(刘畅),在2009夏天一路只依靠陌生人的帮助,从北京到德国柏林,用招手搭车的方式前进,共搭车88次(包括维族大爷的三轮车1次,伊拉克老农的拖拉机1次,吉普赛人的马车1次),途经13个亚洲与欧洲国家,穿越中国、中亚和欧洲,耗时3个半月,行进1万6000多公里,最终抵达了德国柏林,完成了一次史无前例、艰辛又浪漫的旅程。而在那里,等待他们的就是谷岳的女友伊卡。

从北京到柏林,谷岳曾被1000多位司机拒绝他们常常要花费几小时,才能寻找到一位愿意搭载他们的车辆,最长的一次他们在路边等了两天,从北京到西安,越是在繁华的地带搭车越困难,越是到广袤的西部,尤其是大西北的甘肃和新疆搭车则相对容易,这似乎说明了搭车在中国内陆还是个广受冷遇的行为,中国司机的警惕性普遍比较高,尤其还是两个大小伙子,在西亚东欧等国家基本没有所谓的搭车文化,但是沿途的四季普遍要比中国四季有热情,这其实也是民风的一种解读。

现在重新观看《搭车去柏林》,总是会有一会的小激动,想到如果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了!他们的搭车旅行,最好的阐述了行者这个含义,那么我们心里的行者又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