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湾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自己也找到了工作安顿了下来,于是乎,写一些台湾的回忆,把那个时候的记忆永久的保留下来

人物篇

薛哥,其实叫哥在年龄上有点不太合规矩,因为薛哥有40多岁了,而我20刚出头。但是,从第一次在餐馆见到他的时候我就一直认为,他只有28,年轻,充满活力!那是在台北的一家日式火锅店,餐馆开在了地下一层,装修很精致,但是我和朋友却不是因为装修精致才到那家火锅店去的,而是那里一次只能坐20位顾客,这种有秩序,小范围的吃饭倒是很吸引我们,拿到菜单,基本上价目在200-250台币之间,这种价位,其实要是在很多位置的大餐馆,我估计就不会去吃了,只有这种装修精致的才能体会到这个价位的价值。薛哥这个时候坐在我的旁边,第一次进那个火锅店的我们,显的有点拘禁,当我不知道该如何调节火锅的时候,薛哥热情的过来帮助了我,于是乎,一段奇妙的友谊开始了。我们一边说一边相互认识对方,我告诉他,我们是大陆过来,同时他也介绍了很多台北的周边给我们认识,那是我们刚到台北的第一个月,听到这些还是觉得多么的新鲜,吃完饭,我们相互留下了Line,在台湾line和facebook是目前最流行的两个聊天方式。

第二次见到薛哥,是在莺歌,莺歌是台北一个做饰品古玩陶器比较有名的地方,那里有一条陶瓷老街,然后很多游客手工做陶器的工纺。薛歌和我约定好在莺歌见面,然后带我们去参观那里的老街。在莺歌我再一次见到了薛哥的热情,也再一次认识到了高雄人的好客。在一家饰品店里,我看到一串台湾碧云石头做的绿色手链,说实话,那个价钱,我看到后也不想买,虽然很喜欢,然后多看了几遍,正当我准备放下的时候,薛哥就和老板开始砍价,其实砍价后我也不太想买,我估计价钱砍了以后还是很高,但是薛哥已经在和老板商谈了,我也没说什么,最后价钱谈成了,我正准备把钱掏出来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薛哥已经把钱付了,然后包装好,说送给我。这是第二次见到薛哥,我深深的体会到他已经把我当亲人来看待,这就是高雄人,台湾人的热情。

Image Title
第三次见到薛哥已经是我在台湾快要接近末尾的时候了,那次是他哥哥结婚,我主动提出来帮他们去拍婚礼现场,婚礼是在教堂举行,在婚礼的时候我问了他,为什么他现在还没有结婚,他说他哥哥都还刚结婚,自己不着急,我真的觉得薛哥还很年轻,思想,工作,生活方式,都比较前卫。婚礼结束,薛哥还邀请我去他们的婚宴上,在婚宴上他给我介绍了他的大姐,一个很热情很幽默的高雄人,还有他父母和其他的姐姐。我一个外人坐在他们家的婚宴上,我真的一点都没有陌生感,尤其是薛哥的大姐,和我聊家常,我在那一瞬我也以为我就是他们的一家人,我就是高雄人。婚宴结束我帮他们拍了全家照,和他们约定好了,来大陆,来我家,我待他们也如亲人。

第四次见到薛哥,是在西门町,是我离开台湾的前一天,薛哥是来送我的,平时他工作很忙碌,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他,他客气的和我说应该的。他来的时候还给我带了台湾字号最老的凤梨酥和绿豆饼,请我吃了一顿,那顿晚餐,我们聊了很久,真的有点舍不得,我一直心里默念着,台湾我还会回来的,薛哥我还会回来的。晚餐后,他送我到公交站,当我坐上巴士,直到在巴士后窗上渐渐看不到他的身影,才肯把头转回来,心里很感触,体会到这份友谊真的让我在台湾生活的那些日子有家有亲人的感觉。

现在回大陆了,还是和薛哥保持联络,因为我们都期待着下一次的相聚